对话涂桂洪:65岁创业,72岁醉心科研,这是对“热爱”最好的诠释
来源:美妆供应链 | 作者:mzsw123456 | 发布时间: 2018-10-20 | 1034 次浏览 | 分享到:
他的大半辈子也都贡献给了这个行业,完成了他“成人之美”的“使命”。

在向涂桂洪请教过程中,他说得最频繁的句子是“化妆品是一个‘成人之美’的行业”,而他的大半辈子也都贡献给了这个行业,完成了他“成人之美”的“使命”。

从涂桂洪的言谈中,你很难想象到这已经是一位72岁的“老人”(涂桂洪并不认为他是一个老人),65岁再创业的他,对于公司和行业的发展充满了期待和信心,在他看来,生活时刻都充满了美好。现在的他,只是把过往努力实现的成果一一反馈到产品上、到行业中、到消费者手中。

过去的50年里,涂桂洪一直坚持的事情就是“EGF在化妆品中的产业化”,为此,他辞去了安稳的大学教授一职,举债创业,放弃深造机会,几十年如一日坚持EGF产业化研究,而最终他也用事实证明了EGF在化妆品中产业化的可行性,被称为“EGF产业化之父”。

在本文中,涂桂洪分享了他与“EGF在化妆品中的产业化”的故事,分享了他对化妆品和生活的热爱,也分享了对化妆品行业发展的见解。接下来,一起来了解涂桂洪的“传奇故事”。

对话嘉宾:

Q:《老马会客室》

A:涂桂洪 广州美中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


Q1、请问您从事化妆品相关研究多少年了?

A:一直从事生命科学的教学、研究和生物技术产业化开发的工作。我一生中最大的贡献是用最先进的基因工程技术把曾经获得1986年诺贝尔奖的表皮生长因子(EGF)率先在中国实现了大规模的工业化生产,因此被业内誉称为“中国EGF产业化之父”。1998年在国际上率先获得国家一类新药证书,并广泛应用在医学临床。2011年开始将自己的生物技术研发重点专注于生物美肤领域的研究与产品开发,把EGF等生长因子以及其它生物活性物应用于亚健康皮肤的护理。这么算来,到目前我从事化妆品相关研究已经近50年了。

Q2、对于rhEGF产业化研究的坚持引导了您从大学离职、成立研究所并创办化妆品企业的人生历程,为什么那么坚信生长因子可以在化妆品中产业化?

A:我感觉这是一个不断积累的过程,对EGF研究的越深入,也就越坚信“她”一定会在化妆品产业中大展风采,现在看来我的坚信是无比正确的。1991年我辞职离开了暨南大学,成立了全国第一家正式工商登记的私营基因工程研究所,身无分文开发新药。EGF在皮肤创伤修复临床应用的巨大成功很自然让我想到,它在亚健康皮肤修复中也一定会有突出的表现。所有的皮肤问题其实都是细胞生物学的问题,涉及到细胞的分裂、增殖、分化和代谢,并进一步影响到亚健康皮肤的组织重建。生长因子作为一种信号源对这些细胞生物学过程提供精准的指引,我坚信生长因子在生物美肤领域一定可以大有作为。几年来,我们遵循这样一个思路开发了一系列含有生长因子和其它活性物的产品,解决了一系列的技术细节。我们不断改革创新,创立了基因自诱导可溶性分泌表达平台,建立了全球最大的、年产达30000克EGF的生产基地,成功地实现了EGF的产业化。我们建立了生物转化技术平台,把一些普通的农产品转化成高生物活性的物质,成功应用于生物护肤品中。



Q3、从1989年涉足表皮生长因子(EGF)研究到实现基因重组人表皮生长因子(rhEGF)产业化并将其运用到化妆品行业中,期间总共花了多少年?期间您遇到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A:1989年开始,30年专注的做了一件事:EGF的产业化及其在医学临床和亚健康皮肤护理中的应用。其中遇到的最大的困难当然就是经费的问题,我们不是国家队,在当年我们不可能拿到国家的科研经费。我们常常遇到发不出工资的情景,我的同伴们经常以速食面充饥,晚上就睡在办公室。当年的《羊城晚报》曾头版头条报道过“下海教授身无分文开发新药”,艰辛的历程至今仍记忆犹新。好在天道酬勤,皇天不负有心人,往往在我们发不出工资、面临断粮的时候总会有人伸出友谊之手。30年来先后有发展银行、美国IDG集团、广州电力总公司接力棒式地为EGF的产业化投入了近1亿元的资金。EGF产业化的成功蕰含了许多企业家、投资家和老一辈科学家的无私奉献!我真的很感恩他们的付出,是我们一起成就了EGF的产业化,从心里感激他们,我只是大家的一个代表。这也是我在古稀之年还能把所有的研究成果转化为护肤品的动力,就是希望我们的研究成果能受益更多的人,以回馈社会。

Q4、EGF和rhEGF的区别在哪里?应用在化妆品中的作用机理有什么不一样吗?

A:EGF,表皮生长因子,是在哺乳动物体内普遍存在的具有广泛生物学功能的多肽分子。人的表皮生长因子由53个氨基酸组成,分子量约为6200道尔顿。EGF是生命科学研究史上发现的第一个生长因子,是由美国科学家科恩(Cohen)从小鼠颌下腺首先发现并鉴定出来的,标记为mEGF(老鼠的EGF),而人的表皮生长因子则标记为hEGF。rhEGF (recombinant human epidermal growth factor ),重组人表皮生长因子,是用基因工程技术或者叫DNA重组技术生产出来的人的表皮生长因子。rhEGF和hEGF在结构上、功能上高度一致,而rhEGF的价格要比天然提取的hEGF成本低得多。



Q5、近年来虽然生物技术在化妆品中的应用很广泛,但生长因子在化妆品中的应用以及功效性一直备受争议,不少人认为这只是一种噱头,因为生长因子等活性成分很难储存及在化妆品中保持活性,对此您怎么看?


A:自从EGF在医学临床成功应用以后,在化妆品行业也开始大肆炒作起来。在化妆品行业我们会发现,大凡一些获得过诺贝尔奖的成果很快就会在一些化妆品中出现,如水通道、端粒酶等,EGF也不例外。为什么会是一种噱头?我们也做过一些市场调查。我们碰到过一个产品,包装袋上印着100%EGF,我们问你的EGF从哪里买的?老板坦率地答曰:我没见过,只是策划部说写上就好卖,还能卖高价钱。显然是挂羊头卖狗肉,产品里根本没有EGF!第二种情况,不懂得添加,我们曾经见过在一种洗面奶中也号称添加了EGF。第三种情况,没有解决透皮吸收的问题。生长因子是一种信号分子,必须接触到埋藏在皮肤里面的靶细胞才能发挥作用。而EGF是较大分子的多肽,一般情况下不容易透皮吸收,停留在皮肤外面是没有多大作用的。所以EGF被炒作了十几年仍然收效甚微,也不被消费者所接受。

一般认为,活性多肽因子不太稳定,不容易在常温下保存其生物学活性。这是生长因子在产业化、商品化过程中需要解决的技术问题。我们在基因重组的实验中运用生物信息学和基因编辑技术,在保证其生物活性不受影响的前提下对EGF的基因进行了改造,表达出来的产物大大提高其热稳定性。权威实验室做过热稳定性试验,我们的EGF在开水中保持30分钟后仍保留80%的生物活性。其药品水溶液制剂经国家药品检测中心检测和国家药监局批准,常温保存有效期为18个月。

我们生产的含有EGF的护肤品的有效性现在已经被化妆品行业专业人士充分肯定,也已经被市场充分认可,我们的产品已经成为同类产品的标准样板。市场上好像已经出现模仿我们的产品,不过我们的专利技术他们真的是模仿不了。

Q6、您觉得近年来本土化妆品行业在研发领域发生了什么变化?生物技术在化妆品领域的“地位”发生了什么变化吗?

A:我已看到化妆品行业越来越多的人接受”皮肤问题是一个细胞生物学的问题“的观点,要改善亚健康皮肤只能遵循细胞生物学的理论、技术和方法,行业内也有很多人把自己的企业改名为生物科技公司。从几十年来一直以精细化工为基础的化妆品行业更新换代到以生物学为基础上来,对大部分化学工程师来说是一个非常艰苦的过程。虽然如此,我们已经看到了趋势,生物护肤的时代即将到来,而且一定会到来。生物护肤品,特别是仿生生物护肤品已经成为护肤品行业的未来发展方向。



Q7、在您看来,生物护肤会成为美容和个人护体行业的下一个发展契机吗?为什么?

A:生物护肤安全、有效,大势所趋,任何人都无法阻挡!因为生物护肤遵循了生命科学的基本原理,产品的设计理念符合生命规律。我们坚信,好的皮肤是靠养出来的,不是靠漂白剂、荧光剂、激素类化学物吹出来的。生物护肤品采用的原料基本上采用安全性高的天然生物材料,通过基因工程技术、发酵工程技术和生物转化技术转化而成,对皮肤细胞具有最大的滋养和保护作用。

我们研制的生物护肤品提供了细胞活动的三个基本要素:细胞活动的信号源、细胞生长的营养和细胞活动的动力。第一,生长因子是细胞活动最直接的信号源,静止的细胞只有接受到外来的信号才会开始分裂、增殖和分化等一系列活动。第二,一个细胞要分裂成两个细胞之前必须加倍合成DNA、蛋白质和其它细胞质,这是细胞分裂的物质基础。这些物质的加倍不能无中生有,也需要各种原料库,如核苷酸、氨基酸、糖原等。第三,细胞的所有活动都需要能源。

鉴于此,我相信生物护肤一定会给美容和个人护体行业带来一个新的并且巨大的发展契机。

Q8、从您的人生经历我们可以发现,您总是在可以安定的时候选择了“奔波”和挑战,如辞去暨南大学教授职位而借钱创办研究所,当时来看,这是一个疯狂而冒险的行为。您觉得当时的自己“疯狂”吗?为什么?

A:我们这一代人接受的教育就是:人的一生是短暂的,既然我们来到这个世界就要为这个世界做点事情,留下点东西。在你回忆往事的时候不因碌碌无为而后悔,也不要因虚度年华而羞耻。在临终的时候我们可以自豪地说,我把我的一生都贡献给了人类追求美的事业,我为能成就“成人之美”而骄傲、而自豪!

我们经常说,人生不是赢在起跑线上,而是赢在转折点。我放弃了舒适的大学教授生活,这只是一种人生轨迹的选择,选择一种适合自己的工作、生活方式。一个喝过洋墨水回来的大学教授居然放弃大好前程下海创业,这在当时对很多人来说,包括我的父母兄弟也认为确实是一件不可思议的、冒险的行为。我的经历证明,人的生命力是很顽强的,无论有什么艰难险阻,只要坚持不懈就一定能渡过难关。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人生有无数的可能性,不要聚于一隅,选择自己喜欢的方向追求、去努力、去奋斗一定会有令自己满意的收获。



Q9、为什么65岁“高龄”选择再创业?这个阶段的创业和您年轻时候的创业,遇到的困难有什么不同,对待这些困难您的心态又有什么改变?


A:我感觉年龄不是创业的障碍,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从现在做起永远不晚,我65岁再创业是因为我喜欢这个“成人之美”的美丽事业。而且一个人不管年纪多大,只要身体允许,做点有意义的事情对健康一定有好处。这是我的第二次再创业,因为有了第一次创业的经验,而且有一个非常好、非常能干的合伙人,所以觉得非常地轻松。我有非常多的时间从事生物美肤理论、技术、方法、原料、工艺和质量标准等方面的研究。这是我喜欢的工作,几十年养成的职业习惯,每一个新突破都可以依然令我感到欢欣鼓舞,年龄完全不是问题。我总是对明天充满着无限美好的期待,我不认为自己已经迈入老年,我相信年轻是一种心态!年轻是一种积极的生活方式!这真的与年龄无关。

Q10、如今您已经72岁,但仍醉心于生物护肤相关研究,如果让您用一句话总结这么多年来的生活和工作,您想说什么?

A:人生永远在路上,我希望在“成人之美”的美丽事业之路上走得更远、愈远!希望有更多的人因为我的研究成果可以享受更美丽的人生!

嘉宾简介:

EGF产业化之父

国家一类新药发明者

广东涂氏实验室创始人

专注基因工程产业化研发30年

广州美中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

广州市金因源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创始人